77年前的今天,纳大日本帝国降书的是中华民国政府。抗战的胜利,是中国四万万同胞的血肉换来的。在南泥湾种“革命鸦片”的某党就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碎碎念 

今天终于不下雨了,立刻热了起来。乘着还没开学,给小妞挑染了个她心心念念想要的紫头发。生平第一次干染头发的活,倒也蛮成功的。😁

党国小粉红们那么推崇传统文化,难道不知道传统文化里很有名的那两句“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by 孟子),以及“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 (by 庄子)?

妹妹很喜欢吃虾饺,连粤语haa¹ gaau²发音都学得正宗。今天她说:“我想到了一个haa¹ gaau² 2.0版,我们可以在馅里放上虾皮、虾籽、虾滑、虾仁,一定很好吃。”我听了😅😅😅。小朋友,你这可真是瞎搞。🤣🤣🤣

看到象友推荐The Dawn of Everything (万物黎明),以及Bullshit Jobs: A Theory今年又出了新译本(毫无意义的工作),我又支棱起来为心爱的作者David Graeber卖安利了!

David Graeber的写作主题大部分是人类学和无政府主义。他的行文风格非常轻松有趣,一点也不端着故弄玄虚,但所讨论的既fundamental (问题本身) 又edgy (他的观点和角度)。比起给出一个严密的理论框架或者提供一个解决方案,他的写作是为激发读者自己的想象力和思索而生的——这也和他作为无政府主义者相信普通人可以通过思考和尝试去管理好自己身处的社会并且推动它的进步(不需要被一群“精英”统治)互相呼应。这种信念和想象力是普通人面对庞大统治系统能(哪怕微小)resilient的火苗。

“想象力”是我对他写作的最强烈感受:不仅是对历史的想象力,比如人类曾经有过许许多多不同于今日父权制等级制的社会结构实践(并且找到了证据);还有对当下的想象力,比如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可能比我们自己所想的更强大、系统可能比我们所想的更容易崩溃(我爱死他提出的“direct action”和“pre-figurative politics”理念了);以及对未来的想象力,比如我们在推翻旧的统治者之后可以不用新的取代他们,而是用新的更好的社会结构取代旧的,等级制不是从来就有的,当然也不必是永远存在下去的。

如果觉得啃一整本书太长 (而且万物黎明目前还没有中译本),可以从短的文章试水呀。他的文章和访谈也很棒。以下是一些我觉得特别有趣的:

自述:我是怎样成为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如何改变人类历史的进程(至少是已经发生的那部分)
mp.weixin.qq.com/s/FHdR5zxsOXt

胜利的冲击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技术减速主义:我们为什么没等来“飞行汽车”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互助也是一种激进:恢复“冲突与和平之真正比例”
mp.weixin.qq.com/s/fDZw9ybn2L-

最后摘录一段我最喜欢的话 (出自《访谈:“直接行动”与“预兆性政治》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
“无政府主义者之所以喜欢“直接行动”,是因为它拒绝承认权力结构的合法性甚至是必要性。彻底退出规训博弈,宣称我们能自主行事——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惹恼权威了。“直接行动”就是表现得你好像已经自由了似的。”

今天晚饭我最喜欢的两个菜:冬瓜虾皮丸子汤和辣椒炒肉。冬瓜汤淘饭再来点辣椒开胃,夏天热得没胃口时也能吃下一餐饭。两个菜做起来都很方便。冬瓜去皮去籽切成块加清水煮开后转中/小火焖。同时将猪梅头肉绞的肉末加盐、生抽、甜酒、白胡椒粉、榨菜末、蚝油、生粉搅打均匀,做成丸子。等白色冬瓜块煮到透明时转大火下肉丸入汤中,煮到肉丸快熟时加虾皮,放盐调味,加少量食用油,关火时撒一把葱花就好。如果嫌做丸子麻烦可以切猪肉片,用生粉生抽抓匀下锅也好吃。辣椒炒肉我用五花肉和梅头肉,都切片,肉要切薄些。青椒切大片,去不去籽无所谓。少量干豆豉,蒜头剥几个切粒。盐,生抽,甜酒(料酒),蚝油调个汁放一边备用。锅里放少许油的加热,放五花肉薄片中小火煸出油,加入蒜粒豆豉继续炒香。我喜欢把五花肉炒到瘦肉干一些,这样肥肉都出干油了,很香。然后开大火放青椒炒,炒到青椒软身,放梅头肉片炒到变色,放入调料汁翻炒一下,加点水焖一下就可出锅了。

今天在另一块小草地看到了更大的蘑菇,其中一个还被啃了。谁干的?难道是野猪?🤭

这也忒乐了
有人在B站发了个 学习猪头肉的做法
然后被炸号
国王的名字响彻云霄了简直是

不得不承认,如今CCP在某些方面还真做到了表里如一———内宣和外宣一样烂,一样是无厘头的大笑话。也算是向世界展示了一个真实的自我吧。

偏执的左派老白男真恶心,自以为掌握宇宙终极真理,满口“北约东扩、自古以来”。中文字你都不认得几个吧?还谈中国历史?

王公公是打算奔司礼监掌印之职而去吗?这些天噪聒个不停,奈何书读得太少德不配位,讲出来的话笑死个人。什么“泉下有知”、“不肖子孙”都说出口了。贵党自己从西到东认了那么多野爹还不够?怎么还要别人乱认祖归宗?不是说好是马列主义无神论者吗?何时又爱上神神鬼鬼显灵有知这套了?人傻更要少说话,这金科律玉都不懂,难怪只配听重商宽衣了。🤭

台湾岛封没封上不知道,海南岛可是实打实地封住了,这么多年来,你党声东击西的游击战术传承得不错嘛。又赢麻了!

台湾晶圆代工厂联电荣誉董事长曹兴诚捐赠一亿美金协助台湾国防。刚开始的那几句话说得很准确,CCP一向喜欢以己度人,以为天下的事情没有不能被他们的臭钱和淫威搞定的,真是臭不要脸。

小妞儿最近作品。那幅猞猁是今天上午花费2小时新鲜出炉的。妞非常得意,说猞猁的face expression和她自己很有神似之处。

Show older
ieji.de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