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ers404 boosted

一九一四年以前,世界是属于所有人的。每个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在那里待多久就待多久。没有什么允许不允许,没有什么批准不批准。当我今天告诉年轻人,说我在一九一四年以前去印度、美国旅行时根本就没有护照,或者说,当时还没有见到过护照是什么样,他们会一再流露出惊奇的神情,这使我感到很得意。当时人们上车下车,不用问人,也没有人问你。我们今天要填近百张的表格,当时一张也不用填。那时候没有许可证,没有签证,更不用说刁难;当时的国境线无非是象征性的边界而已。人们可以像越过格林威治子午线一样无忧无虑地越过那些边界线,而今天由于大家互相之间那种病态的不信任,海关官员、警察、宪兵队已经把那些边界变成了一道道铁丝网。由于国家社会主义作祟,世界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开始变得不正常——我们这个世纪的精神瘟疫才开始,作为首先看得到的现象是对异族的病态恐惧:仇视外国人或者至少是害怕外国人。

人们到处抵制外国人,驱逐外国人。原先发明的专门对付罪犯的各种侮辱手段,现在却用来对付每一个准备旅行或正在旅行的旅行者身上。出门旅行者不得不被人从右侧、左侧和从正面拍照;头发要剪短到能看见耳朵。旅行者还必须留下指纹,起初只需要留下大拇指的指纹,后来需要留下所有十个手指的指纹。

此外,旅行者还要出示许多证明:健康证明、注射防疫针证明、警察局开具的有无犯罪记录的证明以及推荐信。旅行者还必须能够出示邀请信和亲戚的地址,还必须有品行鉴定和经济担保书,还要填写、签署一式三四份的表格。如果那一大堆表格中缺少了哪怕一张,那么你也就别旅行了。这些看起来都是小事。我起初也觉得这些琐碎小事不值一提。但是这些毫无意义的“琐碎小事”却让我们这一代人毫无意义地浪费了无可挽回的宝贵时间。

当我今天总算起来,我在那几年里填了不知多少表格,在每一次旅行时填写了不知多少声明、还要填写纳税证明、外汇证明、过境许可证和居留许可证、申报户口表和注销户口表,等等。我在领事馆和官署的等候室里站立了不知多少小时,我曾坐在不知多少官员面前一他们有的和蔼、有的并不友善、有的呆板、有的过于热情一我在边境站接受过不知多少搜查和盘问,我这才感悟到,人的尊严在我们这个世纪失掉了多少嗬!

我们年轻时曾虔诚地梦想过我们这个世纪会成为一个自由的世纪,将成为即将到来的世界公民们的新纪元。可是那些非生产性的、同时又侮辱人格的繁文缛节却浪费了我们多少生产、多少创作、多少思想嗬!因为我们每个人在那几年里要用更多的精力去研究那些官方的规定,而不是去研读文学艺术书籍。我们在一座陌生的城市、在一个陌生的国家,最先要去的地方不再像往昔那样是去那个地方的博物馆、风景区,而是为了领取“居住许可证”去领事馆和警察局。

我们这些人以前坐在一起的时候,常常谈论波德莱尔的诗或热烈地讨论一些文学艺术方面的问题,而现在我们发现自己谈论的尽是一些被盘问的情况、许可证的情况,或者打听应该申请长期签证呢还是申请旅游签证;结识一个可以使你缩短等候时间的领事馆的小小女官员在最近十年里要比在上个世纪和托斯卡尼尼或者罗曼·罗兰结下友谊更为重要。我们凭着天生的悟性始终会感觉到,我们是被施予者而不是施予者。我们没有任何权利,一切都只是官方的恩赐。我们不停地受到盘问,被登记、编号、检查、盖章。

——茨威格《昨日的世界》。一百年前。

Matters404 boosted

女孩子们此时更有理由相信,我们可以改变世界,影响世界。

Matters404 boosted

我一直觉得,中国是政策辩论的黑洞,很多事情,都是越说越乱。按照秦晖的说法,是因为这里存在一个反向的“尺蠖效应”。也就是说,辩论的双方合理性,都会变成事情越变越糟的动力。

正常来讲,政策辩论推动社会进步,是像尺蠖一样屈伸进步的。左派要福利,右派要自由,但是左派当权时奠定的福利,右派当权时也不方便取消;右派当权时确立的自由,左派当权时同样如此。像这样,随着两派轮流掌权,社会就会一点点向“同时保障个人的自由和福利”的方向前进。而反方向的“尺蠖效应”,则是左派要福利,那政府就借机扩权;左派要自由,那政府就借机免责,最后结果是,政府的权力大到管天管地,却又一点儿责任也不承担。打个更形象的比方,这有点像是狐狸帮两只小熊分饼那个故事——不管哪边的小熊觉得不公平,狐狸都能借机咬一口,两边的小熊吵得越凶,讲出的道理越瓷实,狐狸就吃得越饱,原本属于小熊的饼也就越小。

代入到堕胎权这个问题,正向的“尺蠖效应”应该是这样的:如果你是保守派,觉得堕胎是反人道的行为,那你就应该提供一系列的资源,使得意外怀孕的女性,完全没有生育和抚养的后顾之忧。一是不用自己花钱,二是就算自己不想要这个孩子,也有可靠的途径找到好的领养家庭。以上这些条件越是成熟,选择终止妊娠的女性就会越少,你作为保守派的初衷不也就实现了吗?(教会的筹款能力这么强,得用在正道上啊)相应的,如果你是自由派,觉得堕胎是女性天然的权利,那你就要致力于营造一种社会氛围,使得这些女性面临的道德压力越小越好(因为软性的压力也是压力,给你提供良好的条件的同时,保守派也会在无形中构成一种压力)。所以你看,保守派致力于让女性生下这个孩子的顾虑越少越好,自由派致力于让女性打掉这个孩子的阻碍越少越好,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是无论这个女性是否愿意生下孩子,她都是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做出决定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保守派和自由派,虽然有冲突和对抗,但大方向上都是在促进女性权益,就像尺蠖不管是屈是伸,都是在向前行进一样。

但是且慢,你有没有发现,女性生育问题上的“正向尺蠖效应”,和政治上的一样,都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选择权。政治上之所以会有“正向尺蠖效应”,是因为选民可以定期让不喜欢的政党下台,所以自由党也得哄着选民,保守党也得哄着选民,二者相互有冲突,但是形成的合力,是有利于选民的。如果没有这个选择权,也就是说,如果民众没办法让不喜欢的人下台,那就一定是“反向尺蠖效应”,台上的人就成了狐狸,底下的小熊斗得越凶,他就越是能从中渔利。

女性生育问题也是一样,刚才所说的那个理想状态,也就是保守派和自由派都是在以不同方式保障女性权益,前提是:怀孕的女性能够自主选择。可是,如果法律上没有这样的权利,情况就会变得非常可怕。因为保守派根本不需要收买你,只需要给你设限制就好了。而且还不只是限制怀孕的女性,给她们提供服务的医生护士乃至出租车司机,都可以一个个抓来问责。说得恶毒点,能打服的话,谁愿意哄你呢?这就是为什么宪法不保障女性对自己妊娠的决定权,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正向的尺蠖效应被打断了。

Matters404 boosted

#摸鱼闲闲录
又一个案子证实了我关于“认为女性报警强奸是因为价钱没谈拢的都是强奸犯”的看法。
一男去ktv唱k,该ktv是个唱歌洗脚住宿一体的娱乐城,该男叫了一个小妹来陪酒,并转给小妹相当于一个钟的洗脚费的钱,小妹的说法是这是该男送了她一单洗脚,并且她已尽数转给了主班;该男说这笔钱是嫖娼费。
之后两人进入该娱乐城的包房,小妹约一小时后跑了出来,满脸都是血,立刻就报警说那男的强奸她。
伤情报告显示两人均为轻微伤,男的口供先说是嫖娼,又说是他想不带套女的不肯,所以两人才打起来;小妹说她后半场已经喝麻了,醒来的时候这个男的正在亲她和摸她,于是她咬了男人,之后跑出来报了警。
我发现有太多男的喜欢以这是嫖娼为由辩护自己的强奸行为,但他可能不知道,就算是嫖娼,如果是他不想带套所以要硬来,别说他就给了100块,他给了一万块这也是强奸。
最好笑的是这个男的大量的口供都在描述为什么这是嫖娼,但是他决口不提在房中女方的挣扎,毕竟这男的阴茎上有一个巨大的、三天后还能验出的牙印,还伴随阴茎挫伤,问他这伤咋来的,他说:“我不记得了”。
您这传宗接代的命根子上面有个大牙印子,痛得你忍了三天才终于去喊医生给你看,你跟我说你不记得了?鬼都不信。

Matters404 boosted

首先要讲一下6周是什么概念。很多人听到6周,会觉得你都怀孕6周,一个半月了,要堕胎应该早就决定了。但要注意,美国法律上说的6周,不是指女性肚子大起来后6周,而是指在知道自己怀孕后倒推,从精子卵子结合前的最后一次月经的第一天开始算起,这样算下来的6周。我们知道,一次月经本身就要持续好几天,从月经结束到下一次排卵期又已经十天半个月过去了,而在排卵之后的两三天左右最有可能精卵结合,精卵结合以后还要过几天才会在子宫里面着床。所以从最后一次月经开始到真正的受精卵着床可能已经过去了三周时间。换个更直观的说法,在导致一位女性怀孕的性行为发生之前的两三周,这位女性就已经“在法律上怀孕”了

mp.weixin.qq.com/s/JeLnAWZX5h4

Matters404 boosted

“一项由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主导的大型研究表明,可堕胎的妇女在 1 年内的生育意愿是无法堕胎的妇女的 6 倍以上,她们更有可能在今后生育一个孩子并更好地进行照顾。而无法堕胎的妇女失业的几率是可堕胎妇女的 3 倍,低于联邦贫困线的几率是可堕胎妇女的 4 倍,她们更有可能经历长期的经济困难状况。

医学顶刊《THE BMJ》 指出,根据过往的研究,如果全面禁止堕胎,许多意外怀孕的妇女将被迫进入生产过程,与之相关的死亡人数预计将增加 20% 以上。

2017 年,一项发表于《柳叶刀》的研究纳入了来自 61 个国家的堕胎统计数据。结果发现,在堕胎受法律严格限制的地区,75% 的堕胎过程中会出现「不安全」因素;而在可以应要求提供堕胎医疗服务的地区,87% 的堕胎未出现上述因素。

不安全堕胎是导致孕产妇死亡和发病的主要原因。2021 年,世卫组织统计发现,每年约有 4.7%~13.2% 的孕产妇死亡归因于不安全的堕胎。在发达国家,每 10 万次不安全堕胎就有约 30 名妇女死亡。在发展中地区,这个数字上升到 220 名。

来源:mp.weixin.qq.com/s/LDE9TJrzFiF

Matters404 boosted

读过《牆國誌:中國如何控制網路》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neodb.social/books/231321/
十分推荐,并建议读中文以免落下信息点。这本书指出科技公司逐利,并不关心用户如何之前看过一篇讲谷歌退出中国始末的博文,把谷歌描述得高尚无比,不过谷歌还算清白的了,扎克伯格为了入驻中国,给员工发习近平的书真是让我大跌眼镜……书里很多料,我知道一些,但没有这么详细。我认为新疆/乌干达的章节很值得看。甚至还提到了中共在非洲的“援助”。之前只知道“中国在输出独裁”,但不知道具体怎么输出,这本书提到俄罗斯、乌干达等独裁政府或从中国买防火墙服务,或效仿中国的防火墙方式,一有不顺就全国屏蔽某些网站。作者是记者,所以讲故事从具体人物的经历开始讲,再讲全局。比如提到小粉红出征万豪酒店,让某位好不容易有稳定工作的中年员工丢掉工作,就可以做“民族主义害人”的例证,扎实。看完心里就两句话:别寄希望于开明派让独裁国家民主改革,独裁者都该死

Matters404 boosted

卢安克是令人难忘的,他在中国乡村支教十多年,奉献的几乎是一种神圣的爱,全然无我。以前没听他谈过自己的宗教信仰,今天看到一位老师提及,才恍然大悟,卢安克和他哥哥(他在中国教育事业的资助者)都是鲁道夫·斯坦纳的信徒,无怪乎,会有如此坚纯的爱。斯坦纳一生像一个神话,创立了人智学与华德福教育的庞大体系。他在中国的传播度不高,因为斯坦纳同时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灵性导师,他提倡的是基于灵性信仰的人智主义。知道这一层渊源,不禁更加感动,虽然卢安克的中国教育黯然收场,我相信他已无愧于自己的灵魂、无愧于他的精神导师斯坦纳。“如果一个人是为了他的家,他家人就是他的后代;如果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学生,学生就是他的后代;如果一个人为了人类的发展,人类就是他的后代。——卢安克”

Matters404 boosted

B-Side :
在医院门口流血到流产的西安孕妇。
➡️ 西安卫健委责令西安高新医院和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停业整顿3个月。而“凭核酸证明入院”继续执行,未做任何调整。

郑州水灾中被瞒报的130多条人命。
➡️ 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被免职;副书记、市长侯红降级处分,现任河南省卫健委副主任。
讽刺的是,徐立毅毕业于杭州大学地理系地理专业。

电视上嘴角微扬,贪污4亿的贵州政协委员。
➡️王富玉死缓。“...论罪应当判处死刑...能够认罪悔罪、积极退赃...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对其所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被亲生父母贩卖的石家庄少年刘学州服药自杀。
➡️家属起诉网暴致死、被贩卖、被猥亵案。截至今日无进一步消息。

平顶山的那个男孩
➡️他消失了。

被铁链拴着的徐州的母亲,乌衣你又在哪里?
➡️她们消失了。丰县公安局孙楼派出所所长任鹏当选“全国优秀人民警察”。

在上海自己工作的医院门口活活憋死的护士。
➡️东方医院一则讣告:“xx同志工作勤恳,任劳任怨。她的去世是我院的损失,...深感痛心...诚挚慰问!“

被郑州政府(again?)赋红码的村镇银行存款暴雷的受害者。
➡️河南省纪委将线索转交河南省卫健委自查。现任河南省卫健委副主任侯红,正是因郑州去年水灾被降级处分的郑州市长...让人忍不住说一句,Again?!

唐山夜宵烧烤时被无故骚扰暴打的女孩子。
➡️她们好像也消失了。唐山掀起扫黑除恶的“雷霆风暴”。

以上是中国2022年的上半年(的不完整叙事)。

Show thread
Matters404 boosted

救风尘和金瓶梅和红楼梦和“爱女男” 

看象友说《救风尘》中,赵盼儿一眼就看穿周舍这类子弟言语浮滑、不能做人家。周舍从出场到落幕,所有行为都围绕女娘展开。古典文学里这类故事情节以女性为中心的男性角色,似乎罕有正面形象。

然后想到,古典小说里写男子,总是把房帏和正经事分得很开。胡适钦点嫖妓指南《九尾龟》里,尽管主线剧情大半在写章秋谷寻花问柳,但非得插入几段他和本地名士唱和、谈论天下大事的内容,有一种感觉是,所有的寻花问柳都只是在为这一瞬间做伏笔,征服倌人不过是他证明自己男性魅力的一种次要方式,这种属于男人的、名士们的场合才是正经的高光时刻。

即便是在张爱玲认定的古典文学三座大山之一《海上花》,陶玉甫和李漱芳的生死情如此缠绵。漱芳死后办丧事,来问玉甫能不能用凤冠霞帔(意思是要陶家承认漱芳的身份)。玉甫不说话,眼睛望定哥哥,后者说“随便他们要用什么,玉甫不过白花掉两块洋钱,姓李的事与陶姓无涉”——如此轻巧地撇清了关系。那个正经的、父系的结构突然闪现,毫不留情地否定和扫除了一切恩情。

Matters404 boosted

“她建立了一个名为"无所畏惧的配方奶粉抚育者"的博客来支持与她相同处境的其他妈妈。她估计,博客上超过一半的评论者都存在产后抑郁症,部分原因是母乳喂养的压力。”

"有充分的证据表明,疲惫可能导致精神健康状况不佳,"巴斯顿说,"我听到很多恐怖的故事。一些妇女已经接近自杀的地步。"

“ 近些日子以来,母乳喂养在较高收入家庭中更为常见,一部分是因为他们倾向于遵循健康建议,另一方面是因为母亲能够承担更长时间的产假。而且,由于众多与母乳喂养无关的原因,例如吸烟和饮酒少,富裕人士享有更好的健康。因此,母乳喂养的婴儿长大后更加健康并不奇怪,这就像是中产阶级的标志一样。”

“ 毕竟,如果你在外全职工作,纯母乳喂养非常困难。无数的传单和海报声称,母乳喂养是免费的,但只有当妈妈能够休产假时这个看法才能成立。在美国,妇女的产假平均只有10个星期,其中近三分之一的妇女不休产假。”

bbc.com/ukchina/simp/vert-fut-

Matters404 boosted

#岭南的日常

粤东女生:“我大三实习的时候,跟着一个行政律师,代理行政诉讼的案件,他是帮政府打官司的律师。”

粤东女生:“他竟然理直气壮说,政府与老百姓的关系就是 [我为刀俎、你为鱼肉] !
他教我,到了法庭上,只要说出公共利益这四个字,原告根本没有胜诉的可能。”

粤东女生:“我当时惊呆了,还跟他争辩。我说行政诉讼至少先让控辩双方站在平等的位置上,才能论对错。
拿公共利益出来说事儿,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侵害公民的合法权利。”

(我的内心:敢对着粤东百姓说“你们是鱼肉”?这位律师真是无知者无畏,小心粤东人民把你这个臭律师打成鱼丸。)
.
.
.
粤东女生:“然后他嘲笑我天真、不可理喻。我三个月的实习情绪非常低落。别的同学都有好律师、好法官指导她们,怎么我碰上这样的人……”

粤东女生:“他后来还越来越 [喜欢] 我,拼命叫我考公务员,或者毕业跟他混。他成天讲,当上公务员,就是实现阶级的跃升!”
.
.
.
(我的内心:他是见你白净漂亮,斯文有礼,以为你好欺负,想占你便宜呢,不知道你们潮汕人的厉害。)

粤东女生:“我家长辈都叫我千万别考公务员,当了官每天提心吊胆,随时杀头。还不如做生意自在……
我亲眼看到了,法院也不是中立的,遇到行政诉讼,多半偏向政府一方……”
.
.
.
我:“我猜,那个律师,来自北方穷省,而且小时候家境贫寒。”

粤东女生:“对对!他是河北人。后来到广东谋生,在公司干过,然后考了律师牌。”

我:“河北与广东不一样。广东本地人的谋生道路相对多,你可以跟着亲戚经商,可以出国,可以考公或不考。
但河北几百年前就只剩科举一条路了。”

“他讲的,都是他的个人经历——他在河北受人欺负,毫无出路,只得南下谋生。
一朝傍上政府,他个人的阶级可能确实升了,还可以报复性地欺负别人。”

“于是他以为这些就是真理,他看不见你生活的那个世界。”
.
.
.
粤东女生:“我和舍友都在筹划出国,我们一定要出去!自从疫情之后,大家都看清了很多事情,能run就run。家里人也很支持我们出去。”

我:“嗯!粤东自古有出海的传统。出去看看更大的世界。”

(我的内心:那个律师很快要遭到社会的毒打。)

Matters404 boosted

还有一个浅薄的观察就是负责装修的一般都是女主人。
装修过房子的象友应该都知道这个过程何其繁琐。一开始,你要和装修公司讨价还价,还要跟施工师傅斗智斗勇,要学会分辨水泥是否变质,防水涂料是否刷得万无一失,电线的线路是否合理。这些完成之后你还要去市场,定制衣柜,买沙发买床垫买电视柜,买集成灶买油烟机买冰箱买洗衣机。这些不是简单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问题,买之前都要做大量的功课。以定制衣柜为例子,买之前你要想明白这些问题:板材的材质要塑烯板还是欧松板,是E0标准还是E1标准,厚度要多少厘,表面材质是肤感或是哑光或是亮面,颜色怎样搭配才好看,价格在哪个区间才算合理。搞清楚这些之后还要和商家谈价格,要能看明白自家户型的平面图,知道房间的具体尺寸,五金件是否要单独计价,最后磨破嘴皮讨价还价以得到最优惠的价格。安装的时候更是要全程监工防止工人敷衍了事。
我所见到的女主人没有人是相关行业的业内人士,但她们都一点点摸清了装修背后的规则,弄清楚了建筑材料的特性和价格,对当下的电器市场了如指掌。我跟着她们跑来跑去逛市场简直觉得她们简直是一群超人。
男人呢?装修期间见到的唯一一个到过现场的男业主,用贵到离谱的价钱买了一套很丑陋的抽油烟机,这家的女主人不满意,男主人遂和她大吵了一架。完。

Show thread
Matters404 boosted

看到微博上很多人传,广电其实不管内容审核,只是看程序文件,内容审核都是交给临时组成的专家组做的。——然后一堆人就开始说业内烂透了,好似广电很无辜似的。

这时我就要说了,读历史对于人文修养而言是很重要的。

比如说,你如果去读一下纳粹屠杀犹太人的资料的话,就会发现:希特勒从未下达过屠杀犹太人的命令,甚至从未查看过屠杀犹太人的相关的文件。

那么犹太人屠杀是如何发生的呢?答案是:希特勒反复不断地和手下谈论他对犹太人的看法,然后手下就心领神会地去屠杀犹太人了。

Matters404 boosted

作為刑事偵查出身的李家超,他很懂得在《基本法》條文上「咬文嚼字」,增加記者調查的障礙,令記者難以追查。李擔任保安局局長期間,改變了很多個人資料的規矩。例如,在港台鏗鏘集蔡玉玲查車牌被告作虛假陳述之後,以傳媒身份已很難查車牌的車主身份;法庭控罪書統一刪走所有被告的身份證號碼;記者今日在屋宇署申請樓宇圖則,署方也不一定批准。 

可以預計,踢爆貪腐或屋宇結構案,記者調查的難度一定比以前高。李家超十分清楚一位偵查記者的「查案」過程,只要將逐步收緊公開資料,不用抓記者,報道漸漸會變得沒有深度、沒有意義,群眾亦會漸漸遠離新聞。

在軟件上修改規則阻記者調查,警方暗地裡亦對記者、印刷業作出一些恫嚇的行為。
早於國安法成立之後兩個月,外媒記者或被疑似「國安」貼人跟縱,或在樓下等候,向外媒散播白色恐怖。與此同時,警方曾直接走上曾印刷涉及「2019年反修例」書籍的印廠,雖作低調調查,亦嚇怕很多印廠。當傳媒機構向印廠查詢問價,不少印廠向出版社明言:「抽起這張相、那張相」才可以印,而這些照片正是2019年街頭抗爭的照片。當時出版界已有共識,「2019年反修例」的相片已成為北京的「紅線」。

摘自:訂閱的 誌 HKFEATURE 六月電子報,好像沒看到有link…

Matters404 boosted

1、愚民:统一思想。通过朝廷的政策控制百姓的思想,不能让百姓有自己的思想,像个机器一样地运转即可,这样一来朝廷就不会受到百姓的威胁了。

2、弱民:国强民弱。削弱百姓的力量,不断打击百姓,不断剥削百姓,这样一来百姓的能力就被大大的削减,最后没有什么能力能够跟朝廷对抗。

3、疲民:为民寻事,使民疲于奔命,无瑕顾及其他事。让百姓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整天劳作,整天过着疲惫的生活,这样百姓也就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了。

4、辱民:一是无自尊自信;二是唆之相互检举揭发,终日生活于恐惧氛围中。用各种手段侮辱百姓,让百姓觉得自己是社会的底层,只能在底层生活,只能听从统治者的安排。

5、贫民:除了生活必须,剥夺余银余财(即通货膨胀或狂印钞票);人穷志短。通过加强赋税,压榨百姓的生产劳动成果,不能让百姓富裕起来,一直让百姓处于贫穷的状态,这样百姓只能服从朝廷的安排。

五者若不灵,杀之。

——《商君书》里的驭民五术。几千年过去了,真的什么都没有改变。

Matters404 boosted

到处都能看到这种操蛋的横幅。把监管缺失导致骗子横行归罪到受害人贪婪上。说一件我的亲身经历。
几年前我去招商证券办股票开户。进门,门边一张桌子后坐着两人,站起来问我办理什么业务,我说开户,人说好的,您请坐,开户要预存49万,您银行卡带了吗?我当时就瞪眼,你说什么?那人重说了一遍。我往里边看,一排坐玻璃隔间的银行职员,就大声问谁规定的股票开户要预存49万的,里面一排人全低头不吱声。我马上出门,给招商客服热线打电话,对方问了问情况说要核实。事后没人给我回电话说明核实情况。这是在这个国家的首都。
河南村镇银行鲸吞储户存款,大量P2P暴雷,说这是一个流氓国家不过分吧。

Matters404 boosted

2015,上海外滩跨年夜踩踏事故,36死,49伤,伤亡者很多都是年轻人。头七那天,他们的父母到陈毅广场祭奠,整个现场被层层铁栏杆围成迷宫镇,到处都是警察。家属由专人陪同穿过迷宫来到陈毅像下的空地,献花,烧纸钱,然后再由专人从出口带走,防止他们被守在旁边的记者采访。

我那天早上很早就到了,在街的另一边看警察安排工作。在我旁边有一群中年男,可能是便衣也可能是其他维稳人员,也在安排工作。你党搞了那么多年的地下工作,水平相当不一般,当天安排这帮喽啰全部穿上了优衣库同款羽绒服。为了表示心细,每人还有个党徽别针,有的别在胸前,有的别在拉链上,在旁边看着他们,仿佛在人群中打了一束高光。

后来采访到的家长说一直有人跟着他们,外地家长的酒店门口也有武警。不敢发声,怕影响赔偿。
仿佛赔偿和问责不是本来就该的,是你表现好之后看心情赏给你的。

Matters404 boosted

“背井(离乡)值”,应该成为润学底下的一个二级学科。其研究主题是,一个不与体制做切割,只是因为机缘巧合(比如不小心得罪了爹)润出来的人,在完全自由的言论环境里,会在多大程度上背着原来那口井?如何测定这个量化值?这个值与环境和时间的变化关系是怎样的?就此而言,王志安是一个极好的样本。当他说,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没有信息拓展的方向和评论的角度“(也就是没啥好说的)时,这个值应该=1,也就是说,他还真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精神井里人,甚至比绝大多数肉身在井里的人还井里人——你看,这个初步的分析,就让我们得出了“背井值”的第一个定律:背井值与背井人肉身和井的物理距离无关,只与其对体制内身份的认同程度有关。

Matters404 boosted
Show older
ieji.de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