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熊 boosted

才知道有部纪录片《天降》是讲中国湘西边陲一个小镇居民饱受发射卫星之苦,因为每次卫星发射,总有残骸跌落在他们生活的地方,或者砸死人,或者砸破屋顶,村民问能不能跟领导说说好话,然后不要再落在我们这边?村民被教育要爱国,无奈忍耐这种不便和影响。根据Reddit一个帖子的评论,其实很多经过那个区域的是商业卫星,是其他国家向中国购买卫星发射服务的卫星,都是亿元左右。钱被政府赚了,赔村民一个屋顶才两千。

zhuanlan.zhihu.com/p/23049045

袁熊 boosted

感觉……最重要的就是完全摆脱那种,觉得只有漂亮学历体面工作才能证明自己有价值的认知系统……。这么评判自己的同时也肯定会拿这套标准去评判别人的……真的很不好。

要上班的不安感,没有去学校找朋友拍照的遗憾感,我现在就很惆怅。

花高价买了一箱 东方树叶龙井新茶,感觉被骗了

多情自古多遗恨
好梦由来最易醒

袁熊 boosted

定义必要与非必要,暗示的与其说是你该做或不该做什么,不如说是你生活的地方觉得你配得到什么样的生活。葡萄牙在第一波疫情和delta期间,也实行了严格的封控措施,包括关闭商场、酒吧、博物馆等文化休闲活动设施和场所; 餐厅只提供外卖;强制远程办公;学校停课(期间因需要陪伴12岁以下儿童而无法办公的家长可以获得总额66%的工资);禁止在公共场所过多停留等等。

但哪怕封控最严格的时候,仍然明示了很多例外:
-可以出门去超市、药店,二者都正常营业;
-医院等基础服务行业正常运作;
-儿童活动中心开放
-如果有出门工作的必要,携带雇主声明即可;
-可以出门遛狗
-可以出门跑步、锻炼
-可以带儿童出门活动
……

那么看到这些细则我就会知道,这个社会的底线是人们需要吃饭就医、运动和呼吸新鲜空气,儿童和宠物的天性需要被正视和得到善待。这些都是必要的。而如果一个地方觉得只有大米是必要,奥利奥是非必要,甚至有些时候大米都没必要,可想而知在上面眼里你究竟是什么。

袁熊 boosted

得新冠的人难道是自己想得的吗?难道不是不幸的人吗?为什么要叫他们🐏人?又不是说语言上将他们归于另一类物种排斥出去,自己就能完全豁免。到现在还搞不清传播的源头渠道,每个人都可能遇到不幸,不是吗?

经济学家、媒体,up主们,大家都在诉说着国家美好的未来,充满希望的青年,未来的荣耀。这种热血让我们头昏脑胀,在熄灭的一瞬,我感到非常的恐惧与迷茫,一种恨意从心中升起,我喘不过气。
乌衣在哪里?丰县难道就翻篇了吗?违法的暴力机关能否严肃处理?新闻媒体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新闻媒体的样子?
我不知道,明明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会那么复杂,那么反智,那么不正义。我想就算是罗翔老师想到这些心中也充满着无奈吧。
人类也许就是在一团乱麻上面建起了高楼,至于这团乱麻怎么处理,没人知道。一旦处理不好就是改朝换代,人类灭亡。
其实灭亡也挺好。

想起小学门口有给钢笔表面镌刻的手艺人,我有一支现在还保存着。好想找到那个人看看他现在在干嘛。

依法治国!依法治国!依法治国!

袁熊 boosted

我很喜欢一些“不成熟”“不专业”的作品,它们大多都带着一种质朴的笨拙,像幼儿摸索世界,轻轻的,慢慢的,笨笨的,这是非常非常珍贵的东西。就像我相信,真诚可以打败技巧。

国家的暴力机关在违法!
大家怎么能不悲伤!

Show older
ieji.de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