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 is our TA brushing olive oil on his fougasse.. a standard triangle.. P2 on the right bottom corner is mine.. too round and too many cuts(when i do the cuts I forgot we only need 3 on one side...

Show thread

finally back to school…
made baguette fougasse & croissant today.. feel a bit rusty during progress.. almost forget how to set up the machines🆘
baguette's lamage still needed to be improved... I always fail on the lamage..from the very first class…
this recipe of fougasse is excellent damn its taste is the best I've ever tried. Just I like the texture to be crunchy rather than fluffy. Use a deck oven instead of fan oven(today we were asked to use the fan oven to bake)would help.

呃 看了一些料理视频然后下单了一个研磨机【

看了个cut突然觉得陈飞宇好像杨戬(动画),但我他妈真的不喜欢陈飞宇,我现在略微一丝暴躁、、怎么会这样子

用书法记录·贵阳大巴亡人碑。
贵州的事,转眼都一周了。民间传统,今天是头七。不过这几天各种新闻,国外大事、明星嫖娼之类占据流量,似乎这件事都过去很远了。
其实才一周。
所以,在今天为亡者写一个没有姓名的碑,纪念一下他们。
希望早日能把逝者的名字填进去。

【尺寸】134cm×64cm
【碑额】冤魂兮得度
【尾跋】十八日凌晨二时许,贵阳一辆转运大巴失事,二十七人遇难。众所诟病者有四:
疫情至今,其害轻过感冒,有无必要隔离?此其一也。
车上众人皆为绿码,并非阳性、亦无症状,即使隔离,是否必要扩大如此范围?此其二也。
不顾安危,半夜上高速,全车封闭,司机亦全套防护服,违规荒唐至斯,此其三也。
出事之后,无人担责,删帖禁言,道歉毫无诚意,此其四也。

综上种种,此全为人祸也。遇难至今,正是七日。遂书斯碑,以为纪念。愿冤魂得度,恶人天收。壬寅秋月。公历9月25日。

又,出事之日,正是9月18日。此日之后既为国难日,又为国耻日也。

又看到这个,快三年了,现在回想起来,这个捂嘴行为跟后面它们做的种种事情比起来竟然都不算特别恶劣了,​:0391:

两三年前我们市这边书店的要求是进门最显眼的地方必须全部摆习近平,为此我们店还特别申请了展台使用权变更。去年文化局过来说,必须摆放不少于十种不同的习近平作品 ,我真的服,想到世界上很多人工作的意义就是把这个傻逼语录编十几种不同的方式出版出去。。。而且我书店也只进了两三本,还得去新华书店买回来摆台(去新华书店买书回书店卖………)还去文化局签了个字,说明这次检查十种总书记书籍为什么没有,x月x日之前会买齐

我在思考一个问题。
我有个朋友,被前男友虐待了,煤气灯了,人差点没了。正好那狗比崽子考到我学校。我琢磨着咋作为有一定影响力的学姐,把他名声搞臭同时不让他知道是我干的。大家有什么主意吗?我不打算当体面人了,决定拿这小子练手学学怎么报复。
#万能的长毛象
(感谢大家的转发,但我不接受任何息事宁人的劝说,评论区已经有一些了,我原本已经不生气,但是我现在更加生气了。或许是层出不穷的伤害女性现象让大家觉得这是一个“遗憾但普遍的”情况,但什么都不做不是我的选项,我对朋友没有冷漠到这个地步。借用著名《秘密特工》博主“舅是男的”名言:“我讨厌别人让我冷静。冷静期有多久,你的敌人就能存活多久。”)

这个表新建至今也不过一周不到,拒绝正确的集体记忆。

张翰能不能不要营销了…哪怕是他吗一对营销号骂油我也受不了了,还我一对没被污染过的750度近视双眼

#橙雨伞 微博:
#性别暴力零容忍 // @管鑫Sam :通报终于等来了。建议以后的通告慎用或不用“感情纠纷”“协商不成”这类话术。即便是单方面执着骚扰而对方不同意,又或者分手了一方仍不死心,再或者求而不得,套进这个“公式”好像也“没毛病”,但听起来就有“双方都有责任”的暗示性,而成了不少人恶意演绎的基础。
- 转发 @中国新闻周刊 : 【 #上海警方通报持刀故意杀人案 】 @警民直通车-浦东 据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通报,9月22日上午,浦东新区祖冲之路居里路口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件。民警在群众协助下迅速抓获犯罪嫌疑人魏某某(男,31岁)。
经初步调查,犯罪嫌疑人魏某某因情感纠纷于9月21日由外省市专门来沪,于次日上午与被害人林某某协商不成持刀将其杀害。案件发生后,浦东警方立即开展全面调查,固定相关证据。浦东检察机关已提前介入。目前,警方已向检察机关提请对魏某某批准逮捕。
警方表示,对严重暴力犯罪始终予以坚决严厉打击,切实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icon_weibo: weibo.com/5939213490/M7oEqjsL9

#女权剪报 #女权 #feminism #女权主义

幫手轉發: #粵語

原帖地址:t.bilibili.com/704886674071486

嶺南粵音:

我哋征求字表啦!

想戥保卫母语出份力嘅话,

只要识非常基础嘅音韵学,兼之粤拼或 IPA 任一,就可以帮自己母语写字表喇。

底本嘅下载地址见评论区(图系份表嘅预览)

有乜问题可以联系我哋。

聯絡:jyutjam@tutanota.com
官網:jyutjam.org

人人都爱政治八卦。 

矢板明夫九月中做了一份二十大预测,倒是可以与今天不明白的嘉宾Victor的对照一看。矢板原话可参见附图。

矢板明夫这个人很有意思,一方面是他在中国很不受欢迎,因其出生成长背景,也因其言论立场显然是与中共对着干的,而我觉得赞扬者反对者都藏有真意,当然前提是基于事实与思考而来的,立场是次要的,因而这种赞扬不能是宣传、反对也不能是谩骂。另一方面他的政治敏感度很高,这种敏感度不是人人都有的,有些天生加长期实践训练以及不走寻常信息搜检路线。

矢板明夫写过好几本名人传记,我也听过他的一些访谈,先说他中文极好,是母语。他父亲是当时的日本遗孤,祖父在日侵华时期到中国开灯泡厂,45年打到最后收到日本政府发的征兵令,入伍被派到东北立刻就被苏联俘虏,死在西伯利亚俘虏营里。祖母把两个孩子托付给了灯泡厂的中国职工照顾,他父亲在中国长大又结婚,文革中被当作日本间谍吃尽苦头,家里困窘时有卖血维持生计。72年,也就是矢板明夫出生时,田中角荣访华,关切当时的日本遗孤在中国的情况,他父亲立时被记起,生活与社会地位180度大转弯,当政协委员,统战对象,一家人似乎在中国有了稳妥的未来,但他父亲后来还是坚持要回日本从头开始,说自己没做什么就一下子打入地狱也没做什么又一下子青云直上,云霄飞车一样,这样的生活是没有保障可言的。矢板到了日本以后从头学日语,极其用功,想要从政,考取了特别有名的松下政经塾。中国骂他的人说他忘恩负义,指的当是他小时在中国的成长,历来都是如此的逻辑,吃了中国“给”的饭,就不能“砸”中国的锅。

他其实是在中科院完成博士学位,还在南开教过书,后来去了产经新闻(右翼立场媒体),在中国跑了好几年政经记者。他的中文太好,是加分项,他说我能听到字里行间别的记者听不到的东西。但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他挖掘信息的思路,他曾经说采访民主国家领导人,你主要看这人说了什么,而专制国家的领导人,则是找他做过什么,与他打交道的人怎么说。比如他写邓小平秘录时(秘录是一个日语词汇并非字面上强烈的八卦气息、而是对故去的人士之一生经历与评价),他说根本不可能采访到邓也不可能采访他家人,邓榕根本不理会他们的采访要求,他就去采访邓的敌人,比如文革时的上海市委书记徐景贤,徐讲到许多官方资料里无法见到的邓的资料,比如他的弱点,最了解你的弱点的是你的敌人。还有一个细节也很有意思,他说人与人的信任建立常常在日常生活中,比如六四以后,邓让刘华清出山为他压阵,邓与刘的信任是在129师时,邓顾家,时常要去河对岸看家里人,他个子矮,过河不方便,刘华清个子高,就背着邓过河。

矢板明夫算是最早写习近平的人了,早在12年就写出来《习近平:共产中国最弱势的领袖》一书,当时国内还是一片习大大彭妈妈的爱戴之情最浓时。在书中,他认为各方势力妥协下出线的习近平,执政初期非常可能“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但直爽而强硬的作风,也为其执政走向埋下不确定的因子。在“枪杆子里出政权”的中国,习近平比起胡锦涛拥有更多军方的人脉;他在外交场合上的作风强硬、政治立场则倾向保守。一旦国内统治遇到危机,习近平更有可能动用军队镇压国内民众的抗争,或者对外发动一场小规模的战争以转移视线、凝聚民意。

而有关习被软禁的流言这几天从历来的几个小报媒体逐渐到外媒也开始关注,例如newsweek也在今天有提及,历来权力交接时都有暗流涌动,十年前是第一次大戏一出接一出(从薄熙来到令计划)演到台前,不知这个档期我们能看到什么。

煎牛排的水平也没有倒退 哦一西

今天的愿望是希望我永远是一个会站出来的有人性的人

刚看到了一个打了码的视频终于没被删除,唯一让人觉得这事儿没那么难受的真的是路人都有努力阻止…

Show thread

一个老太太,结肠癌肠梗阻术后一直挺平稳地过了一周,本来都可以进食水了,前几天突然出现不明原因的三系降低,很快昨天就出现了发热和感染性休克,估计撑不过这个周末。
昨天给她换药的时候她已经没力气说话了,但当我给她换完药之后,她挣扎着从喉咙口发出一些声音,给她女儿打手势。她女儿听了一会儿之后对我说:“她说想请你吃她喜欢的小饼干,因为你昨天值班辛苦了。”
本来八十出头的老太太离世我的心情非常平静,但是现在打下这段文字,忍不住湿了眼睛。昨天和友说这事,她也哭得很伤心。为什么好人活不下去,而希望能死的人却能借着无尽的医疗资源活到九十多。

预售买了很久的库尔勒的冬枣,特别好吃,比普通货贵了很不少但我也接受了,家人朋友吃过的无一不夸,无一不托我买,即便我妈平常花钱很节省也说这冬枣实在好吃贵点也认。就因为封控物流出不来,等了很久依然看不到希望,商家今天全部办理退款了。这么好的东西不知道会不会烂在树上,种枣农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过,真尼玛草了,一点活路都不给人。人不让出物流也不让通,反正不影响你们官老爷过日子是吧,吃屎吧你们,操你们祖宗。

Show older
ieji.de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